转《新闻晨报》黄金时代不再,沪剧之困如何破题?

当前位置:首页 > > 转《新闻晨报》黄金时代不再,沪剧之困如何破题?
转《新闻晨报》黄金时代不再,沪剧之困如何破题?

        沪剧节是火爆的,但在经历了上世纪30、40年代和60、70年代的黄金时代之后,沪剧却无法回避当下面临的诸多困境。沪语语言环境的缺失、观众群的萎缩、优秀原创剧本的难求……采访中,上海沪剧院院长茅善玉说了这样一句狠话:“我们没有太多的传统和程式,没有太多压箱底的老本子。沪剧没有变化,就意味着死亡。”


困境1 时尚基因弱化,原创能力欠缺


        谈到当下沪剧之困,茅善玉首先想到的是“文化创新程度不够”,虽然沪剧在诞生初期的特点之一是“时尚”,但这一基因在当下显然已经弱化。


        “沪剧200年的历史中有几个波澜壮阔的时代,比如上世纪20、30年代的申曲时代,虽然还没有*终演变成‘沪剧’,但作为剧种已经非常红火。沪剧当时走了跟其它地方剧种不同的路,一条适合在上海兴起和发展的路。沪剧没有锣鼓,不是农村式的高台文化,而是和上海这座城市相匹配的都市文化。前辈的沪剧人是非常开放的,当时上海滩有各种外来文化,比如5天5夜都买不到票的好莱坞电影,于是前辈们开始编沪剧版,包括改编莎士比亚,上海滩的观众对这类新鲜时尚的题材也比较接受。现在回过头看,沪剧是非常‘先锋’的,*早的沪剧《叛逆女性》、《少奶奶的扇子》,都是从西洋话剧改编而来的。沪剧人的脑子也比较活络,改编时会考虑到本土文化的适应性。”


        当时有一部非常火爆的沪剧叫《铁汉娇娃》,知名编剧、评论家余雍和告诉记者,该剧实际上就是改编了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第一个改编曹禺《雷雨》的地方剧种,也是沪剧”。


        除了改编其它艺术形式,当时的沪剧还有说新闻唱新闻的特点,上海滩的轰动新闻,一个礼拜内就能在沪剧舞台上看到。“比如《黄慧如和陆根荣》,大家闺秀和家里的长工恋爱私奔,惊动巡捕房,女方父母打官司,那是真实的故事,马上就变成沪剧。”此外,因为姜文拍了《一步之遥》,阎瑞生案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其实这个故事早在当年就被搬上沪剧舞台。茅善玉告诉记者:“对比以往沪剧创造性强的特点,现在的沪剧却趋向大同。题材和形式,包括各个剧团的风格,都不像以前那么创新。”


困境2 送票和高票价,都会流失观众


        茅善玉认为,当下市场沪剧文化消费的自觉性还不够。“我们支持送戏到百姓家门口,但也要避免大家认为看沪剧就是‘白看戏’。观众的消费习惯是需要培养的,如果不能把看沪剧当成一种文化消费,就无法形成健康的市场环境。”


        一方面是“看白戏”的误区,另一方面,高票价也是把沪剧观众挡在门外的原因之一。茅善玉自己也认为,现在的票价超出了普通工薪族的承受力:“消费习惯要培养,但必须保证消费的可持续性,让观众觉得看一次戏不肉痛。沪剧现在**的票子是380元一张,两个人一晚上看场戏吃个饭,算算还是蛮贵的。我们去香港演出,发现他们的剧场是公益的,定价是按人群分类的,老人或学生能享受更多福利,这方面政府会贴一些钱,算下来一个普通百姓花100多港元就能看一场戏。内地也有政府补贴,但能不能好好调研一下,这个钱究竟应该贴在哪一块,怎么贴比较合理,*终让大家都可以接受?”


        茅善玉认为,要细化演出类型,也要细分观众,“比如哪些是商演票,哪些是公益票。人群有分类,文化消费习惯也就养成了。”


困境3 没有专门剧场,消费习惯难养


        上戏教授孙惠柱曾提过一个有趣的问题:“大家都觉得上海的演出市场很繁荣,但究竟有没有人统计过,如果一位外国友人或外地游客到了上海,当天就想看一出京剧或者沪剧,是否保证可以看到?我遇到很多朋友,告诉我的答案是否定的。”


        拿这个问题问茅善玉,她的回答是这样的:“沪剧演出蛮多的,我们去年一年演了190多场,但一定会有观众抱怨‘今晚想看沪剧,但没有地方看’。因为我们没有固定的剧场,我们的演出是打游击,更不要说驻场了,当然培养不起固定的观众。我也遇到朋友从国外回来,问今晚有戏看吗?也是经常买不到票。不光是我们,上海的滑稽戏也在愁这个问题。说实话我很羡慕上海话剧中心的安福路现象,他们已经形成了年轻人固定消费话剧的良性循环。演出有序了,观众也不会到处找不到戏看。”


困境4 沪语环境缺失,需要多方关注


        上海一百多个剧场,每晚轮番上演的剧目中,具备本土特色的沪语节目并不多。80后、90后年轻一代中,能说一口标准沪语的也越来越少,沪语环境正在面临“水土”流失。


        茅善玉说:“语言环境的缺失,也让从事和了解沪剧的人越来越少。这是一个社会性的问题,我们沪剧院正在做沪语培训班,可以说小有成绩,但这个问题还是要呼吁多方关注,好在这两年已经有一些政策开始保护沪语。我之前也跟上海广播电台谈过,我很有兴趣到电台里教沪语、说沪语。当然‘水土’这种事情,不能只靠呼吁,一定要更多的人都有认同感。”


[共探解决之道]


沪剧当自强,创新是王道


        虽然面临种种难题,但沪剧人自己提出的解决方案还是“沪剧当自强”。余雍和认为,不能把沪剧没落归咎于年轻人不肯走进来,“不是年轻人疏离沪剧,是沪剧在疏离年轻人”。


        余雍和已经退休多年,他回忆称:“当年我在沪剧院的时候,3个国有院团,一共有16个编剧、6个导演、8个作曲,这是什么阵容?当时大家要靠竞争才能上自己的戏,但现在光创作阵容上就比以前相差很多。沪剧院此前来过两个做编剧的女孩子,做了两三年就跑掉了,干影视去了,她们觉得待遇太低。怎么留住有才华的年轻人?这是核心问题,没有好戏当然吸引不了观众,但好戏首先要好剧本,而现在院里只有3个编剧。当然你也可以说现在观众面临的诱惑也多,但这是每个剧种都遇到的问题,为什么人家就可以吸引观众?”

        沪上民营沪剧院团的佼佼者、勤苑沪剧团团长王勤给出的方案则是“一定要原创接地气的新剧目”:“我们一直在做这件事,可以说在原创剧目上尝到了甜头”。民营院团几乎没有国家补贴,在完全依靠演出收入生存的条件上,他们明确感到靠一味翻箱底和炒冷饭是无法生存的。王勤的《51把钥匙》在业界和观众当中都有不错的口碑,她认为这是多年坚持原创累积下来的成果:“我们现在每年演出的场次超过500场,观众喜欢原创,但必须接地气。这也是沪剧的艺术特色。”


        茅善玉也认为必须创新,“沪剧从题材到创作到唱腔,都要求新求变”。就在沪剧节之前,沪剧院举办了一次“沪剧快闪”,由20名沪剧界90后、00后学员在人潮涌动的衡山路上为上海市民留下惊鸿一瞥。沪剧院去年开始的“沪语训练营”教娃娃们说上海话,也收到良好的反响,接下来沪剧院将白领开班,让更多年轻人走近沪剧。


5CE471150C224598C26DE19D1B3E6F77.jpg

闭幕式上,茅善玉回溯沪剧历史颜维琦



网站推广由上海鼎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全权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