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邓世昌的生命档案

当前位置:首页 > > 关于邓世昌的生命档案
关于邓世昌的生命档案

        我们可是无愧于这个世界?无愧于历史?无愧于当今?这就是邓世昌对自己的叩问。他用他的生命向人们证实了崇高、证实了伟岸、证实了大丈夫。这就是邓世昌这个生命的永恒意义。我不想唤起抗日情绪,我不想唤起战争,我只是想抒写生命,我在舞台上抒写了诸多值得抒写的生命,在舞台上建立生命档案,从我们的先祖轩辕黄帝到第一个把中国人的尊严书写在南极上的秦大河,还有出史西域的張骞,坚守敦煌的樊锦诗,医学科学家吴孟超……当然还有商鞅!


        现在出了一位甲午年的邓世昌!


        他们是具有感召力量的生命!特别是现在的中国,经济迅猛上升,精神无底线沉沦的今天。中国人更需要崇高的精神参照。莎士比亚说“戏剧是什么?戏剧是让人类看看自己发展演变的模型”。物质富有精神萎靡,经不起娱乐的考验……所以我反对娱乐化!我把审美作为创作的出发点。在邓世昌的故事里还有刘步蟾、丁汝昌以及他的同学们,我想要表达的是:他们向崇高的精神境界攀岩的苦痛。


        我想要在**现代感的舞台空间中提供一些具有思辨品格的形象,为什么?原是一群生虎活虎的留洋海外的军官,从”恰同学少年”到“中年沉沦”到“为国崛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为了保卫尊严而战!在一个腐朽的王朝统治中,一群有理想有抱负的学子,被一个错误的决定,全部埋葬在海底,他们在海底一百二十年,这些灵魂不孤独吗?我仿佛看到孤零零的,在海底,一个人……邓世昌慢慢地起来,然后接下来就是刘步蟾,这就是我想到的第一个场面。接着是丁汝昌,然后是一群白色的海军……幽深的海底长眠着一群不屈的灵魂。


        一百二十年前,甲午年农历八月十八,(公元1894年9月17日)那一天,是北洋舰队致远舰管带邓世昌45岁的生日,生日既祭日;那个甲午年啊光绪爷的一道圣旨,老佛爷60大庆海军停饷。我心里好悽凉,我无法挥去心头那一份怜惜,那一群冤沉海底的学子!在那冰冷的海藻间沉浮;我无法挥去心头那一份凄苦,那一艘艘铁甲战舰被击沉海底,那是世界**的的利舰钢炮啊!被葬送;我无法抹去心头那一片阴郁,志远、定远、邓世昌、刘步蟾,一对英雄,一个撞沉吉野,一个毀掉定远,还有他俩的同学们,除了那个挂白旗的方伯谦,那一个不是用生命去保卫自己的尊严!


        尊严,这是我想给今人的参照。


        邓世昌加足马力碰沉吉野在历史的上空回响120年。光绪爷的一道开战圣旨,毁掉了中国的北洋舰队,毁掉了那一群莘莘学子!为什么?光绪的孽债却被忽略了120年,不仅是忽略而且还为他唱赞歌。难道“开战”**正确吗!邓世昌是反对这次出兵的!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为了老佛爷的60大寿削减军备了哇!我无法抹去心头的哀伤,为何皇上从不反省!


        反省,这是我想要的思考。


        甲午、甲午,可书可写的太多太多——还有他们的妻儿老小。我们就从海底开始了我们的书写……


        21世纪的第一个甲午年,中国的第一个公祭日我们的《邓世昌》公演了,从海底开始,在海底结束。据说在上海逸夫舞台的首演非常成功,我想那是选择的成功。戏是完成了,我仍抹不去心头的那一份悽苦:步蟾兄啊,你可知你的定远被日本鬼子打捞吗?难道不是你,在世昌“撞沉吉野”后为了不被日本鬼子略去你的定远而亲手炸毁的吗?还是被掠去了,那不是在中国黄海吗?怎么会呢?他们从那个海域捞上来的啊?竟然在福岗造了一座定远馆!


        据说那里每夜都有北洋水师的游魂,我开始了下个公祭日的构思……


        还选择沪剧!





网站推广由上海鼎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全权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