轶闻趣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上海说唱 > 轶闻趣事 > 刘少奇等领导接见《芦荡火种》剧组
刘少奇等领导接见《芦荡火种》剧组



在上海云洲古玩城郭先生处,见到他刚从上海人民沪剧团演员沈侠民处购得的一大本照片簿,经再三商量,我选了其中的三张购得,两张为1964年1月23日刘少奇在北京接见赴京演出的上海人民沪剧团〈芦荡火种〉剧组的演员时的合影,一张为1953年12月28日〈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第四总分团第三分团、代表团、文工团全体合影〉。

    上海人民沪剧团于1960年参考了崔左夫的报告文学《血染着的姓名——三十六个伤病员的斗争纪实》,由文牧执笔,杨文龙导演,何树伯等作曲集体创作了沪剧<芦荡火种>,演出后引起轰动.

    这时***巡察华东,沿途对文艺现状多有批评,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遵照主席指示抓了文艺工作. 1963年,上海开展了故事会活动,用讲故事的方式,对工人、农民、解放军战士进行阶级教育和社会主义教育。中宣部文艺处一位干部为此去上海了解情况,回来后写了一份题为《柯庆施同志抓曲艺工作》的材料,刊登在1963年12月9日编印的《文艺情况汇报》上。

 

      看罢这份材料后,***于12月12日提笔写下了如下批语:

   “各种艺术形式——戏剧、曲艺、音乐、美术、舞蹈、电影、诗和文学等等,问题不少,人数很多,社会主义改造在许多部门中,至今收效甚微。许多部门至今还是‘死人’统治着。不能低估电影、新诗、民歌、美术、小说的成绩,但其中的问题也不少,至于戏剧等部门,问题就更大了。社会经济基础已经改变了,为这个基础服务的上层建筑之一的艺术部门,至今还是大问题。这需要从调查研究着手,认真地抓起来。”

    “许多共产党人热心提倡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艺术,却不提倡社会主义的艺术,岂非咄咄怪事。”

 

    ***把这个批语批给了彭真和刘仁,彭真是中央书记处书记、北京市委第一书记,是党内分管意识形态的领导人之一,刘仁是北京市委第二书记。***的这一举动,显然不但要北京市立即如同上海那样行动起来,而且要求中央书记处要注重这个问题。

 

    就在这时,**开始对文艺工作表现出极大兴趣.1963年的冬天,北京京剧团从上级有关部门那里,接到了经**之手转过来的一个沪剧剧本《芦荡火种》,并要求他们抓紧时间改编成现代京剧。作家汪增祺入选创作组改编剧本.

1964年1月3日,刘少奇召集中央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和文艺界人士30余人,举行座谈会,传达***1963年12月12日的指示。这次座谈会后,文化部为了帮助北京京剧团改编<芦荡火种>, 1964年1月中旬安排上海人民沪剧团《芦荡火种》剧组进京演出,要求北京京剧团的创演人员仔细观摩,与上海同行认真切磋。1月23日晚,刘少奇主席和时任副总理的李先念及计委副主任薄一波等中央领导一起观看了沪剧<芦荡火种>,演出结束后刘少奇主席上台接见<芦荡火种>的全体演职人员,并给以积极评价和鼓励.

 

    新华社记者拍下了这次接见的合影,送给每位参加接见的演员一份留作记念,但明确规定这张照片不得随便翻印和发表.文化大革命中,刘少奇当作**的走资派被打倒,许多人把与刘少奇的合影剪了\毁了\缴了.而上海沪剧团的沈侠民先生却大胆地保存了下来,这是需要胆量和勇气的.如今沈侠民走完了人生的道路,他的照相簿也流落到了古玩商手上,一个偶尔的机会我得到了这张照片,也使我对从沪剧<芦荡火种>到京剧<沙家浜>的演变和发展有了更多的\更全面的了解.

 

    观摩上海人民沪剧团的<芦荡火种>的演出后,北京京剧团的编剧汪曾祺、杨毓珉等又专程赴上海观摩研习,到部队体验生活,对初稿作了认真的修改加工,经过多次排练和公演,1964年6月,此剧参加全国京剧现代戏观摩大会的演出,得到广泛好评,***观看京剧<芦荡火种>,提议剧名改作<沙家浜>,从此.,<沙家浜>名闻天下,*终成为"八个样板戏"之一。

 

    京剧<沙家浜>是一部根据革命史实演绎并按照戏剧情节冲突\戏剧人物塑造\戏剧语言提炼出来的一部娱人训政的艺术作品,它源于史实,却不是史实,而如今常熟的沙家浜竟仿着京剧<沙家浜>的戏路去组织\构建\演绎出一方红色旅游**来,这不免有点红色娱乐的感觉.



网站推广由上海鼎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全权负责